рыба

肝肝肝

【HP2020生日快乐24h】假

3:00


祝Harry生日快乐!


一切都是那么巧合,那么不符合逻辑


————————————————

被战争的阴霾笼罩的魔法界解放了,伟大的救世主再一次打败了可怕的黑魔王,人们开始战后的新生活,食死徒被送进了阿兹卡班。

马尔福一家幸运的逃过了牢狱之灾,不过并不是什么都没有损失——庄园和大部分的财产被魔法部没收,声誉也收到了影响。

哈利匆匆赶到魔法部就收到了马尔福一家。他惊讶的看着传来消息的赫敏“怎么可能,他昨天还答应我一起去破釜酒吧。”

赫敏显然很意外“你约了他?”

“当然,毕竟我已经关注他很久了,你们不是都知道吗?”哈利有点骄傲的看着赫敏

“但是今天他消失了”赫敏继续强调一遍这个对哈利不幸的消息 “而且重点是——马尔福一家失踪了!消失了!”

“你说真的?马尔福一家消失了?”

 “当然是真的”赫敏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你以为我在和你开玩笑?”

“嗯,”哈利沉默了几秒,抬头看向赫敏“所以他去哪里了?追踪魔法找到他了吗?”

“没有,魔法追踪到一半就被阻断了,好像是反追踪咒。”

“他现在安全吗?魔法部不是说好了会保护马尔福一家的安全吗?万一是食死徒干的呢?”哈利越说越激动,呼吸加重,胸口起伏不停,刚刚随意开玩笑的样子不见了,转眼是扭曲成狮子的面庞,周身的气压也变低了。

“嘿,哈利别冲着赫敏发脾气。”赶过来的罗恩不满的对怒火中烧的哈利吼着。

“对不起,你知道的,自从战后我就不能控制自己脾气了。”

哈利与食死徒对战的那段时间,他被全魔法界的期望和伏地魔的压迫弄垮了心态,明面上来看他与平常无异,私底下他总是在弃明投暗的边缘试探。

他知道这是错误的。

这段时间里,他一直希望有人可以给他带来希望,从这样灰色的世界带他离开。

就这样,那个铂金小少爷闯入了。哈利一直在关注着他,但他一直认为德拉科是一个食死徒,事实上就是这样。

德拉科修好了消失柜,让摄魂怪来到了学校。哈利很受打击,但是希望这种东西真是奇怪,如火焰,总会留下可以再次点燃的火星。 

就在德拉科一次次的在食死徒和伏地魔面前保护他,一次次的让自己绝处逢生。哈利知道,希望的火星又被点燃了。

在战争结束后,他一直很希望能和德拉科搞好关系,最好能成为常常出去喝酒的那种。

这种想法在脑海中徘徊了很久,每次想实施的时候,都会被外界事情打断。

例如:被赫敏叫去开会、被卢修斯和纳西莎打断、边走边说的时候被绊倒、刚想走过去被突然出现的家养小精灵打断等等…

折让他不免怀疑是不是有人给自己下了什么咒,每次尝试都给自己施好几遍咒立停。

哈利越挫越怂,接连下来信心被一次次的打击。昨天是他好不容易再次鼓起勇气试图邀请德拉科,本以为这次也会被外界阻拦,没想到顺顺利利的和德拉科搭话,顺顺利利的得到回复。

没想到啊,居然在第二天才出问题。不过为什么非得是失踪这种事情呢?哈利坐在傲罗办公室沉思。

时间一点点过去,距离马尔福一家失踪已经过去半年了,这期间哈利一直在寻找他们的踪迹,主要是他有点想念那个铂金小混蛋。

“哈利,今天又要开会。”罗恩从办公位走出来翻着白眼“天哪,傲罗为什么也要开会啊?直接下达任务不就行了吗?”

哈利无奈的耸耸肩“魔法部规定的,你可以跟赫敏说说,我相信她一定会愿意听你的建议。”说着,拿起外套离开办公室。身后传来罗恩小声的嘟囔

“最近发现很多食死徒藏身的地方都被施过火焰咒,事实上我们不能确定是不是火焰咒,毕竟黑魔法里也有火焰相关的咒语。”一位资历颇深的傲罗向大家展示被烧藏身地现场的样子。

只有一张,在一个小巷子里,周围很少有人,只有乞丐会在这里过夜。肮脏的蟑螂老鼠们也在这里生活。

屋子里到处都是火烧的痕迹,而那名被追查到的食死徒浑身乌黑,躺在地上,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

这样的场景隔着纸张并不可怕。哈利看着皱了皱眉“所以我们这次是要去抓捕这个烧了食死徒藏身所的人吗?”

“当然不,你们的任务还是追捕那些苟延残喘的食死徒。”那名傲罗骄傲的看了这些才刚刚毕业的小东西们。

哈利对这个烧了这么多食死徒藏身地的人十分感兴趣,他很好奇这个人是怎么知道食死徒的藏身地并烧死他们的。

不过很显然那位资历颇深傲罗并没有给他们解答这些问题。

“真不明白为什么要开这个会议,他是来炫耀的吧?”罗恩凑到哈利的身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聊天,显然他还在想刚刚开会的内容。

“谁知道呢?”哈利也沉浸在自己的思考里随口回答“没准是想引起我们的注意,让我们好好羡慕他,如何是这样的话,他就成功了。”

哈利隐约觉得这件事和德拉科有关系,在这方面,他的直觉一向很准。

———— 

在半年前,德拉科跟着他的父母来到了魔法界的乡下

“小龙,乡下的生活其实也很舒心的,别那么沮丧。”纳西莎和卢修斯走在前面,但他时刻关注着自家宝贝儿子的状态。

自从战争打响,她就一直担心德拉科可能会被无边的黑暗吞噬,永远留在那里。不过幸运的是,那个大难不死的男孩的出现。

他来时带着光与希望,本来以为是无偿的救世主义务帮助,没想到在走的时候偷偷摸摸的带走了德拉科的心。

马尔福一家从一开始就是食死徒,德拉科也不可能逃离这样的命运,他知道,当黑暗降临在自家庄园的那一刻,不论说什么都逃不掉了。没有希望的他在快要消失的夹缝中艰难求生。

他祈求着光明,哈利带来了光明。

德拉科相信没有谁比自己更懂得救世主带来的希望有多么强大,强大到能将一个快要被黑暗没过头顶的人从泥潭里拽出来。

乡下的庄园没有本家的大,不过德拉科早就意识到自己不可能再当那个被父母宠上天的混蛋了。

卢修斯早早规划了接下来的生活途径,并让心理承受能力弱又被迫接受战争洗礼的德拉科暂时休息。

德拉科趁着这段空闲想找点事情做,之前去过几次魔法部,听说了还有一部分食死徒正在逃往。

就在前些日子,德拉科发现自己能通过黑魔法标记感应到其它食死徒的位置,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德拉科去试探了卢修斯是否能感受到其它食死徒。他不敢正面去问,万一父亲和自己不一样,而自己将这样的能力暴露在他的面前,一定会影响自己接下来消灭在逃食死徒的计划。

是的他打算凭借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感应来消灭其它食死徒。德拉科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

在确定卢修斯并没有和自己一样的感应后,德拉科真正开始想自己该怎么做。虽然自己还在迷茫,不清楚该干什么,为什么该干,但是人总要找到该做的事情。

反正现在的自己活得也很糟糕,父母的陪伴让自己觉得温暖,哈利曾经带来的光明到现在还没有消耗完,德拉科甚至怀疑它会不会有消耗完的那一天。

一个晚上没睡好,德拉科躺在几乎没有变化的丝绸铺的床上,缩在被子里,很没有安全感。

脑海里两种情绪不停交织着。

一边害怕被食死徒反杀,一边又期待着。德拉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去冒险,明明可以在乡下的庄园里和父母一起好好生活,等其他人模糊了那些真实又不堪的曾经,父亲再重振马尔福家族。

迷糊间,德拉科蜷缩着睡着了

“好久不见,。”德拉科站在不知道第几位被自己找到的食死徒藏身地的门前,手里举着自己的魔杖,挑眉看着冒冒失失出来开门的小食死徒。

“叛…..叛徒!”

德拉科已经习惯了,大部分见到他的食死徒都会这么叫他。他没有废话,而是挥起了魔杖,施展了无声的火焰咒。

施咒不过是几秒的事情,对面想反抗的食死徒早早的中了德拉科的石化咒。一切都和之前料想的一样——被骂叛徒,对方想反抗被施展石化咒,对方慢慢被火焰烧死。

见一切都按计划经行,德拉科离开了这个破旧的小巷子。就在他离开没多久,几位年轻的傲罗闯了过来,脚步声重的像巨怪经过。

德拉科匆匆从口袋里拿出复方汤剂,化作一个路人想离开这里,没想到傲罗中居然又混入了一个傻瓜,他叫嚣着让所有附近的人站住,他要找到最近烧毁了食死徒藏身所的人。

“梅林的袜子啊,他是傻子吗?这么大声的说出来烧了食死徒藏身所的人不是傲罗,而是另有其人。”变成低调路人的德拉科内心止不住的对那位跳出来的傲罗经行鄙视。

—————— 

哈利跟着傲罗的大部队来到最近收到的食死徒藏身所的位置处。远远地就看就慢悠悠飘向上空的灰色浓烟。

“太好了!这次时间这么近,那个放火的人肯定就在附近。”那位资历颇深的傲罗兴奋的叫到“我一定要抓住他。”

“他怎么会比我还没脑子?那个放火的人明明就是帮助咱们。”罗恩悄悄跟哈利吐槽“他真的有很深的资历吗?在我看来金妮都比他懂得多。”

“罗恩,金妮已经毕业了,不要再把她当小孩子了。”老傲罗跑了起来,其他的年轻傲罗也只能跟着。

“随便吧,她永远是我妹妹。”

“后边两个菜鸟别说话,现在是任务时间。”老傲罗头也不回,他根本不知道是谁在说话。

“我敢打赌,要是他知道是你在说话一定不敢管”罗恩实在看不惯这个老傲罗的行为“毕竟他从开会到现在一句话都没和你说过。”

所有路人被迫停下来经受检查,德拉科也是,他在哈利走过来的时候就一直盯着他,不过其他人也是——毕竟谁都想近距离接触伟大的救世主——这让他并不显得突兀。

哈利早已习惯了这些目光,不过这其中有一道让他感觉有些熟悉。只有那个在德拉科眼里十分可笑的傲罗留了下来,其他人匆匆赶去食死徒的藏身所。对德拉科来说,面对这个可笑傲罗很简单轻松,至少对比伏地魔来说。

破败的街道,简陋的房屋,周围遍布污痕的地面,熙熙攘攘的路人被迫停下,违背自己性格的行为,被发现后的淡定,一切都被黑暗笼罩。


离开街道,德拉科正准备幻影移形,突然背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马尔福?”是哈利。

德拉科僵硬的转过头去,用习惯性的拖长音“请问波特先生有什么事情吗?”复方汤剂的药效已经消失了,现在是真实的德拉科出现在哈利面前。

“你之前去哪里了?我们不是约了喝酒吗?”哈利看着面前皮肤苍白,身体瘦弱的男人“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要知道,这里刚刚被发现是食死徒的藏身所。

“你….和那个食死徒有关系吗?”哈利看着面前沉默的德拉科,他没有说话,好似默认了。

“好吧,不过我说了这么多句话,你不打算回答我吗?”

“需要我说什么吗?”德拉科礼貌的看着哈利“傲罗先生你不需要归队吗?”

远离街道,空无一人,不正是聊秘密的好地方吗?哈利慢慢走近德拉科“要去喝一杯吗?”他没有回答德拉科的问题,而是又重复了一遍马尔福一家消失前一夜的那句话,邀请德拉科一起去喝酒。

酒吧里光线忽明忽暗,整体的色调都是暖色,十分温馨。德拉科看着心中感叹:不愧是救世主选的地方的,永远都是那么温暖,温馨,合适。

吧台显然不是一个适合谈话的地方,两人走向角落里的双人座。

“你…..这半年去哪里了?”哈利先开了头

德拉科明显不想和哈利细聊,他怕自己的所作所为——在傲罗之前消灭食死徒残党——暴露“或许不关你的事吧,救世主。”

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冷淡,或许这就是正确的。

“你还跟食死徒有联系吗?”今天德拉科的出现让哈利起来疑心。

“看来救世主还是不放心啊。”德拉科讽刺的拖长音又出现了,他漫不经心的看着哈利。

“不,我只是….”

“好了,救世主,或许你该去工作了,就算你不去我也要走了。”德拉科眷恋着温暖,又惧怕自己奇怪一面的暴露。他不知道自己的奇怪一面怎来的——为什么要去违背内心?明明是一个完全不想在和食死徒有瓜葛的人,明明是个生长于黑暗的人,却做着光明正义消灭邪恶残党的事情。

有一点奇怪

当德拉科和哈利再次见面还是一样的情况,哈利跟随他可笑的上司去追捕食死徒,而德拉科又刚刚好去解决了他们的目标。

为什么一切都这么巧呢?

德拉科再一次被哈利抓住了,他表情冷漠的看着对面的人,距离上一次见面不过一周时间,为什么这么快?难道傲罗们变聪明了?这么短时间里发现两个食死徒。上一个可以说是主动暴露的,毕竟那么简单的藏身所,那么天真的行动,是个傲罗都有可能察觉到吧。

这会是个老手啊,在食死徒里有点地位,很会藏。德拉科凭借感应能力也只找到了大概位置。

怎么会这么快?

“马尔福,两次了。”哈利拉着德拉科的胳膊,他很少与别人这么近的接触。“别再离开了好吗?”他在说什么?

哈利慢慢靠近德拉科,缩短两人的距离,从拽着胳膊变成拥抱。他在干什么?

“我们在一起吧。”

德拉科点点头,意识模糊的答应了,两人回到公寓。

他们买了新的家具,把屋子布置的很温馨很美好。每天过着幸福的生活,两人总是腻腻歪歪的,哈利有时甚至从魔法部请假早早归家。

黑夜里,一切都是那么寂静,德拉科坐在沙发上,他的旁边是靠在垫子上的哈利。一切都是顺利的,奇异的顺利,也可以说是……虚假!

德拉科瞬间清醒过来,他感觉到了身体上伤痕的疼痛。

对啊,一切都是虚假的,自己明明才刚刚毕业啊….昨天食死徒的残党来到了自己的家里,将疲惫归家的父母打伤,用他们的名义将刚刚答应和哈利去喝酒的自己叫回来。

有关食死徒…那么这样就能解释清楚幻境里自己为什么执着于消灭他们的残党了吧。血泊中的德拉科蜷缩着。那么那个可笑的傲罗呢?

好像有些面熟,现实生活中的某个人物吧……德拉科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是在病床上,他环顾四周,发现旁边坐着的是那位自己环境中的傲罗,心想:不会这么巧吧?昏倒前在想他,醒来后就能看见,难道还是在幻境里?

那位可笑的傲罗先生开口了“你好,我是波特的同事”他表现得十分不情愿

好像有点想起来了,是哪天波特邀请自己去喝酒的时候,给自己传话的那个魔法部小职员,他为什么会为食死徒传话?德拉科有些奇怪。

产生了过多的问题,让德拉科怀疑,是不是还在幻境里没有脱离。自己又为什么会深陷幻境呢?又怎么确定那是幻境呢?

疑问充斥着德拉科的大脑,以至于他忽略了魔法部小职员。

那位小职员显然十分不满,却又无可奈何,这位前食死徒可是救世主特意交代好好照顾的。

黄昏将至,病房里的德拉科从思考中清醒过来。他身上有恶咒留下来的痕迹,要在圣芒戈好好修养。

无法回到小公寓的他有些担心父母。他又回忆起自己在幻境里居然抛下了父母直接跟着哈利离开。

这让德拉科不免感到好笑,战争时,父母为保护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死死地印在心里,永远都不会抛下他们,对现在的德拉科来说,没有什么比父母更重要了。

不过在环境里德拉科居然和哈利在一起了,这他感到意外。本来只是在战争里的一点希望罢了,居然在幻境里放大了这么多被,成了最重要的拯救希望。

德拉科之所以会答应哈利的喝酒邀约只不过是想打和救世主好关系罢了,没什么好说的,战后谁不需要救世主的帮助呢?

在得知自己的父母也在圣芒戈修养,并且的到了来自魔法部的照料,德拉科放心了不少,虽然魔法部不靠谱,但有总比没有好。

德拉科放空思维,摊在看起来十分安全的圣芒戈病房。他不想去思考关于幻境的东西,在最后和哈利的生活太美好了,不适合经历过战争的人。

不过里面的自己居然把那个疤头看的那么重要,真让人不爽啊。明明就可以自己拯救自己。是的,德拉科看不惯幻境里自己的做法,已经十分自觉地把自己和幻境里的‘自己’分成了两个人。

得到能力不和父母说,反而去试探什么的,一点都不是经历过战争后和有安全感的父母待在一起应该有的做法。

还有,明明没什么感情基础就直接答应疤头的交往要求,并且抛弃父母直接同居的做法也完全不值得参考。

那么多的错误。

仔细想想还真是啊,所以和哈利的感情线是怎么来的?自己真的那么希望能拥有温暖的爱情吗?或许只是找一个寄托

听说明天救世主要来。



❗请大家都来看我暴躁开麦讲道理❗

鲸海彻晓🐋:

请看完吧。


大家好我是晓卿,我不仅实名bb,我还要打着tag提醒一些宝贝。


一段时间以前,我开始在我们的tag里面发现了一些宝贝用微信/QQ小程序“捏她”捏的小人。


很可爱。看得出很用心。



但是这个“捏她”究竟是什么?


一句话总结:恶臭小程序。


这是捏她刚上线就被爆出了的事情,时至今日我也不明白捏她为什么还活着。


日本有一个大名鼎鼎的捏人网站picrew.me


里面图库精美太太牛逼大家其乐融融


有兴趣可以去搜一下。


会翻墙的可以去玩呀♡




那么


再次发问,现在你觉得捏她的画和模是哪里来的?


哦,不。别误会了,捏她没有抄袭picrew.me



因为它是直接“复制粘贴”的。



无授权搬运。


还打上了自己的水印。


怎么样,好笑吗?


picrew上的太太绝大多数都是不允许搬运转载的。


最好笑的是有一些贴图,捏她甚至没有把原作者的水印抹掉。


噗嗤。


捏她的开发者于2019年2月18日在微信上注册小程序,名叫,“picrew.me”。


2019年3月1日   改名为“捏她”。


看来人家还是知道自己的贴图来自哪里是吧。


傻逼玩意。


无授权搬运是什么,大家要清楚。


我之所以会专门打着哈德的tag说


是不想让我们最爱的两个人沾上这种恶心人的脏东西。


用过的宝贝,没关系,那是因为您不知道。无知者无罪。


现在,我告诉您了。


那么请您删掉。


因为,知道了以后还犯就是您的问题了。


我就不会是这副温和的嘴脸了。



在tag里放着大大的“捏她”,不觉得掉价吗。


不觉得丢脸吗。


反正我看着都丢脸。



请您删掉。



如果是舍不得你用捏她换来的那点热度


恕我直言


你和上述的死妈孤儿没有任何区别。





最后,为什么我只打哈德tag不去提醒其他人。


我的傻乖乖,因为我只在乎这里啊。


别人丢不丢脸,支不支持侵权,关我什么事?


我只在乎这里呀。我只想这里好好的。







——


如果您连这个都要杠的话,欢迎来找我。


暴躁晓卿绝对把你的野妈香脆油炸。

【梗】

突然想到个梗


新国王thor x巫师loki


新国王按照自己的想法颁布了一条法令,却让整个阿斯加德陷入混乱,大家想恢复秩序,但是却没有成功。

thor迫不得已向loki求助,经过硬泡软膜,loki答应了,但是因为小时候的不公平,loki对thor有些嫉妒和仇恨。


有人写嘛??!


手机屏幕光荣牺牲

碎的好惨,键盘那里差不多都碎了

是真的屏幕,不是钢化膜。。。


.....lof更新了,真丑。